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查看详情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跋山的博客

跋涉博海以文会友 山青坝远尽情畅游

 
 
 

日志

 
 
关于我

自由撰稿人,86年发表处女作, 各类作品散见《喜剧世界》《前卫文艺》《山东体育报》《山东科技报》《山东青年报》《晚晴报》《山东农机安全报》《烟台日报》《烟台通信报》《山东农机化》《笑话大王》《电白报》《瓦屋山》等

[原创]任君及猫鼠狗故事  

2008-02-17 11:15:28|  分类: 尘世困惑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任君,我朋友,其妻是我高中同学。此老兄当过兵,军事上很有两下子,代表师团到军区参加过比赛,且拿过名次,获过奖,立过功。文学上也颇有造诣,曾在某部队报纸上发表过一豆腐块,引以为豪。

  两口子都喜爱文艺,琴棋书画皆有涉猎。因我在我们这块文学圈里小有名气,属“三座大山”之一,故两口子对我有些盲目崇拜。时常的互有走动。

  一日,接任君电话,让我抽空去趟。问什么事,说是聚聚、叙叙。觉无要事,就放到脑后了。半月后,又来电话,力邀我去,说有事请我帮忙。就不好不去了。

  两口子原开一饺子馆,赚了点银子,准备扩大规模,将原来的小店转出去了。新店面还没有着落,一家三口租

了两间小房暂住。

  任君在胡同口接我,端茶倒水寒暄后,先拿出他的书法作品让我看,其实就是毛笔字。我小小的赞赏了一番,并不是虚伪,写得有一定功力。再说了比我写得好多了。能者为师嘛,比自己能的都是老师。

  随后拿出几篇稿子给我,让我帮他润色。先不让我看,先听他谈。

  任君属善谈者,说话时神采飞扬,手势果断有力,语气抑扬顿挫,慷慨激昂。没见过任何一个当官的讲话这么有激情。不过,偶尔说一两个错别字也是常在河边走的事……

  谈起年轻时的事,感慨的说道:那时侯我们太“优雅”……弄的我半天脑筋不转弯,那有这么夸自己的?后来参考后言说:……什么事都不懂。觉得可能是说“幼稚”。

  一篇稿子是写自己简历的,写的有激情也有感情。谈过去在部队的辉煌,谈自己对部队的深厚感情。说现在的自己背井离乡,居无定所,衣食无靠。我哑然一笑,说你怎么不说你现在进了城了,当老板了,马上要开大酒楼了。这样没什么大毛病的稿子不好改,况且涉及法律问题,我也不太在行。只给他修改了错字病句啥的,然后拿给稍有法律知识,经常给人写诉讼公文的另一座山,结果给他改了个面目全非。标准的政治局简历。任老兄不太满意。

  另一篇是写他亲身经历的一件事,用文言写的,读起来半文半白的。不如他讲的声情并茂。我也觉得这故事仔细琢磨挺有深意的。

  任君是开饭店的嘛,家里常常有耗子光顾。就买了老鼠夹,也没放饵料,就有个瞎的踩上了。夹了一条腿,“吱哇”乱叫。意思听不懂,大概是骂娘一类的,或者是今年本命年,全国上下如此推崇我辈鼠辈,你竟敢采用如此卑鄙手段,动用如此酷刑……反正是咬牙切齿的。

  任君挺高兴,既然打着了,也让它物有所用,死得其所吧。就提溜着这瞎耗子送给邻居,邻居家有一大花猫,好几斤重,威风凛凛的,颇有其徒儿虎的威严。任君想,这猫见了,指不定多高兴呐,多好的一顿美餐啊,相对于人类不亚于燕窝鱼翅吧。

  鼠儿在鼠夹上极力挣扎着,反卷过身子狠狠的咬鼠夹。不过,皆是徒劳了。任君进了邻居家,将夹着鼠的鼠夹悄悄的放在了阴阴怏怏在太阳底下迷糊的大花猫面前。鼠儿一见,浑身的杂毛竖起来了,吱吱大叫,挣扎更甚。只见这猫,睡梦中被惊醒,揉了揉惺忪睡眼,当看清面前一只戴铁镣的耗子,张牙舞爪,对自己乱吼乱叫时,猛一下站了起来“,喵”的一声惨叫,随即抱头猫窜,片刻踪影皆无了……

  鼠儿眨巴眨巴绿豆眼,回头舔舐受伤的腿,小手捋捋小胡子,一丝得意掠过小脸。

  任君楞住了,看着苟延残喘的耗子,不知如何是好了。说时迟,那时快,突然,一只半大家狗以某央视体育播音员之势冲了过来,二话没说,一口下去……

  邻居说,此猫儿早就不抓耗子了,吃饱喝足,闲来无事,喜欢逗依人小鸟,且成功率很高。

  

  

  评论这张
 
阅读(373)| 评论(55)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