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查看详情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跋山的博客

跋涉博海以文会友 山青坝远尽情畅游

 
 
 

日志

 
 
关于我

自由撰稿人,86年发表处女作, 各类作品散见《喜剧世界》《前卫文艺》《山东体育报》《山东科技报》《山东青年报》《晚晴报》《山东农机安全报》《烟台日报》《烟台通信报》《山东农机化》《笑话大王》《电白报》《瓦屋山》等

“棋迷”的婚事  

2007-05-27 07:47:11|  分类: 跋山作品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棋迷‘姓马,单名一个炮字。快三十了还是光棍一根。父亲早逝,老母自然着急。他自己却满不在乎,只知弈棋。有一棋友,佩服马炮棋艺,欲将女儿许配。女儿不依,嫌马炮不务正业。她爹就骂。姑娘假作应允,答应交往交往。一日进城,两人尽兴玩耍一天,回到车站,囊中分文皆无。姑娘眼泪一劲打转。马炮一拍脑袋说你别急。拉姑娘来车站旁边一堆人前说你等着。分开众人挤进去。只听里边“啪啪”响了十几下。挤出来时手里捏了五块钱。姑娘目睹了马炮的壮举,顿生爱意,不觉下定了决心。

  婚后自然要生儿育女。这样马卒就来到人间。妻每夜都要忍受“啪啪”声的惊扰,久了,便有办法克服。一日晚间,马炮们又摆下战场。妻安顿马卒睡下,很有些困乏,便将双耳塞上棉球,香甜地睡去。等到一觉醒来,马卒哭得只有抽嗒的气力了。马炮们早不知何时转移了阵地。妻狠哭了一场,抱孩子回了娘家,好一顿抱怨爹。

  马炮仍然不在乎,反倒落了个清闲,自此更加肆无忌惮,“啪啪”声时常响个通宵。闹的四邻个个神经衰弱。西邻在县城读书的二小子不堪忍受此声,便去警告马炮们,说这声音肯定超过多少多少分贝,要报环保局,马炮们才有所收敛。邻居们的神经衰弱也不治自愈。

  妻一去二年,未见马炮登门,终向法院起诉。马炮的老娘哭到法院,据理力争,把孙子要了来,总算没断了马家的后。

  小马卒虽然嗓子哭哑了,却极有灵性,刚刚三岁,就已经懂得象田马日了。

                               /跋山

  评论这张
 
阅读(159)| 评论(2)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8